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陈后兴博客

欢迎您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什么是好的生活 “新国九条”的软肋【新华网】  

2014-05-16 11:02:35|  分类: 社会服务制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曾经在上海一个小学听课,那堂课上,老师要学生们说出自己的理想,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想做科学家、企业家、文学家,没有一个想做工人和农民的。

  那年一个朋友携子到加坡读书。他儿子参加了新加坡教育部组织的智力测试,成绩非常好,新加坡教育部允许他的孩子报考新加坡最好的11所中学。这种做法,在中国恐怕是行不通的。

  中国人相信的是人在智力上平等,每个人都能做伟人、做科学家、思想家、政治家等等,只要后天努力。通过一项智力测验,就决定一个人的命运,这在中国人看来是很可笑的。但是,新加坡的做法真的可笑吗?

  新加坡承认人有不同的智商,因而有不同的潜能。他们把最好的教育资源留给那些智能高的学生;把一般的资源给一般的学生。反过来,也绝不要求所有的人在学习上都达到一个水准。比如,他们中学的外语教学,就和我们的不同,对于跟不上的学生,他们准备了一个“B”级课程,允许他们选修比较低级的内容。这和我们中国完全两样,我们中国不管你是什么资质,一律学难度一样的课程,还要你学好。

  新加坡承认精英是要天分的,所以,他们不鼓励每个人都做社会精英。在新加坡社会生活得久了,有个很明显的感觉,这里人人都心平气和,没有那么多怨气;相反在中国,似乎总有那么一些人怨气冲天,觉得自己怀才不遇,本来是可以做大人物的,但是,社会压抑了他,让他没做成。新加坡,他们每年只是选拔很小比例的学生精英由政府资助出国留学,这些学生回国后,无论是进入政府机关,还是个人创业,都会获得政府的扶持。他们宁可全额资助那些精英出国留学,也全额资助世界上的其他国家的优秀学生到新加坡留学,但是,却没有提出普及大学教育的口号。新加坡有许多技术学校,智力不够的学生可以进这些学校,学习一门技术,将来做技工。

  当然,在新加坡做技术工人,工资比一般白领高,这是重视技术工人、体力劳动的表现。这个在中国要改变。中国的情况,鄙视体力劳动,重视脑力劳动,逼得人人都要读大学,做办公室,最后谁去田野和工厂呢?

  相比较而言,我们国家的理想教育可能过了头。我曾经在上海一个小学听课,那堂课上,老师要学生们说出自己的理想,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想做科学家、企业家、文学家,没有一个想做工人和农民的。事实是,无论是我们的学校还是家长,我们都要求孩子无一例外地去设立那些高不可攀(能做科学家、企业家、文学家的人在这个世界上不到)的理想。

  我们在教育上的一些做法过了头,让一个中等或者下等资质的学生去和高等资质的学生竞争。我们承认人在体力上有差别,却不愿意承认人在智力上也有差别,实际上是害了那些学生:他们付出的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勤苦,得到的却是学习、工作跟不上的苦恼以及因为自己不成功而衍生的怨天怨地的愤恨。

  他们永远也得不到乐天知命的乐趣。我有一个朋友,他鼓励他的女儿,将来要到美国留学,做杨澜,仿佛只有做了杨澜才叫成功。但是,依我看,他的女儿只不过是中等资质,做到杨澜那样的成就,不是绝对没有可能,但是,恐怕要付出极其惨重的体力和心智代价。我很可怜他的女儿,在这样的父亲的教育下,她恐怕永远也不会有心满意足的那一天了。她有一份高不可及的理想,对她来说难如登天,但是,她却偏偏要坚持这份理想,她将来会怎样呢?我但愿她早早放弃那种高不可攀的理想,否则她会一生不幸。一个以杨澜为楷模的中等资质的人,能有多少机会体验人生的快乐呢?

  我在新加坡工作期间,常常坐的士,我感到他们的的士司机都心平气和,可以说是安贫乐道,没有人载客,更没有人抱怨不停。他们认为他们做司机也很好,和教授有很大区别,但是,人本身就是有区别的,所以,他们能接受。这个和中国的的士司机完全两样。中国的的士司机都认为他们本来可以成就大业,最后被迫忍受劳苦,所以,都愤愤不平,恨不得都宰人一把。

  再谈谈我在马来西亚马六甲旅游时的一点儿感受。马六甲旅游,最有趣的是坐人力三轮车,早晨瑞文纳海湾宾馆门口就停着很多这样的车子,每辆车子都打扮得非常光鲜,边沿上挂着花串,前面还插着花束,车主的胸口也挂着花束,马来人之喜欢花,由此可见一斑。这种三轮车最叫绝的是上面都有放音设备,放的多是马来音乐或者是来自西方的流行音乐。车夫们虽然穿得没有他们的车光鲜,但是,也是干净而体面的,见到游客过去,他们都热情地站起来招呼,但是,并不显得热情过分。这也是让我喜欢马来的原因之一。东南亚几个国家,这方面最好的是马来,印尼的生意人太过热情,往往让你害怕,他们让价的时候又没谱,刚刚开价500万盾的东西,一会儿他就会自动降价到100万盾,这种情况在马来是很少见的,马来市场上的东西,还价20%就到顶了,他们开价是有规则的,不会漫天要价,不会杀生。

  马六甲华人很多,但是,做三轮车生意的却没有华人,都是马来人。不过,不用担心,他们大多会一些英语,而且他们都很有专业精神,完全不需要你格外关照,就可以为你服务得很好。为我服务的那个先生,非常专业,他知道我是来自中国的,特地先介绍我去三宝山、青云亭等景点去,每一个景点,他都能介绍一番,很有导游的韵味,他介绍我吃饭的地方、步行参观的地方的确都是马六甲游览的软肋。喜欢旅游的人都知道,旅游城市大多有面皮、软肋之分,面皮是专门做给外地游客看的,真真假假浑然一处,光鲜可人,各种物事以外地人的价格标注;而软肋呢?就是当地人穿着睡衣出没的地方,那里的一切都没有修饰。面皮犹如那个城市的客厅,而软肋犹如那个城市的厨房和卧室啊。

  那天晚上,因为我要买电池,他拉着我跑了好几个街道,最后在他认识的一家小店,敲了好一会儿门,才买到。晚上7点多,各种店铺关门。当地人的生活是很休闲的,他们不愿意让生意影响生活,店铺们静静地立在那里,并不特别在意旅游者,没有人拉你,没有挑逗和邀约的眼神,有的只是不紧不慢、不张不弛的生活风景,它们似乎是无目的地存在于那里,不会因为你的到来或离去而改变,他们没有迎合你,也没有拒绝你。

  马六甲就是这样一个地方,它没有因为游客而改变,倒是那些来这里的游客会因为看了这里的人和建筑,而改变一些对生活的看法呢!这样的旅游地才是旅游爱好者的天堂。

  这种情况和国内的旅游景点是天壤之别。

  马六甲的三轮车先生似乎也是如此,他陪你一天,在马六甲的大街小巷里走,他是很有耐心的,你说在哪里停,他就停了,你下车走走,闲闲的,没有目的,说不清的,只是突然的一个念头。有时候你就在一家酒吧里坐了,看里面的雕塑和绘画,竟然忘了时间,他也不催你,远远地在街头站着,直到你再次上车。如果你放心他,他就会给你安排一切,那个线路一定是非常经济、非常地道的,你吃饭的时候,他就悄悄地退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,等你吃好了,他又出现了,好像他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。但是,要的报酬却委实不多,只有7元新币,这是他一天的报酬,你当然希望再给他一点小费,但是,他却拒绝了。

  新加坡和马来的的士、三轮车司机,能安贫乐道,怡然自得地生活,为什么呢?我觉得是观念——不占有,不嫉妒,这种心平气和,应该值得我们学习——当然,反过来,我们整个社会也要有一种气氛,一种是保护和尊重体力劳动,一种是尊重那种安贫乐道的平凡生活。

(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新华网立场。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